业务QQ:021-66401709
搬家热线:400-820-3629
联系人:客户部
强生搬场 上海强生搬家
地  址:上海浦东东方路2100号(各区有分公司,就近调度)

当前位置: > 行业新闻 >

搬家“潜规则”,你被套路了吗?

   

升职加薪换新房,每个人都免不了遇到一个问题——搬家。由于大件物品重、小件物品繁多、路程远等问题,一提到搬家,大多数人都倍感“心累”,许多人会为了省事儿直接在网上找搬家公司,然而,有些搬家公司,名称里带有“蚂蚁”“退伍军人”“老兵”等正规搬家公司名称的字眼,实际上却是不法分子为混淆大众冒充的,车费、人工费、拆装工费、路费、上门费……一旦开搬,各种隐藏费用层出不穷,约定好的350元搬家费转眼就变5000元,“不给钱就不给货”,满满都是套路。李逵还是李鬼?搬家讹钱有哪些套路?
 
接下来,检察官带你揭露“套路搬”背后的故事。
 
 
“什么?5000?不是说好的350块钱吗,怎么管你要这么多?你等等,我马上过来。”本来只是想搬点东西的孙佳康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说好的350元搬运费怎么就涨了十几倍。
 
事情还要从2019年9月26日上午说起。
 
孙佳康在网上搜索关键词“长清搬家公司”……
 
搜到的第一条信息“看上去挺靠谱的”,于是,孙佳康通过网页上的手机号联系到了搬家公司,经过商议,双方敲定搬家费为350元,包括家具拆卸,对方派两个工人、一辆车。
 
第二天,孙佳康再次打电话,确定搬家费为350元后,与搬家公司约好中午开始搬。
 
本以为捡到便宜的孙佳康在接到朋友的电话时大吃一惊,连忙赶到长清区某大厦C座,“我到的时候,就看到搬家公司那6个人两手空空的就上来了,刚刚给他们装车的家具都不知去向。”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搬家明细单,孙佳康彻底傻了眼:
 
车费350元/车,2辆车
 
人工费400元/人,6人
 
大件三座沙发200元
 
书柜200元
 
拆装工费50元/个,2个
 
拆装板材200元
 
距离费10元/米,120米
 
总计5000元
 
就一张老板台、一个文件柜、一套沙发、一张茶几、三张办公桌,从长清区某大厦A座4楼搬到C座8楼,大厦内还有电梯,A座和C座距离也不过五六十米,甚至都可以不用车,直接搬,明明都已经商量好的价钱怎么就平白多出4000多块,孙佳康百思不得其解。
 
之后,在与搬家公司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孙佳康选择报警。
 
 
由此,一条“上线”低价揽客——“下线”坐地起价的“套路搬”产业链浮出水面。
 
 
 
“好几天没干了 明天逮住客户吃肉喝血 炖客户的排骨”“现在的客户拿下力干活的不当人看 就得盘死他们吃排骨”……这样的聊天内容不是出于别处,正是上述搬家公司的聊天群内。
 
说这话的是微信昵称西南猎鹰的刘晨贤。
 
2019年年初,不满足于打工挣钱的刘晨贤与其父亲刘南君带领工人,干起了搬家业务。之前给一些规模小又不正规的搬家公司打工时,刘晨贤就听说过一种很赚钱的套路:先用一个很低的价格和客户谈,吸引客户促成交易,等把客户的东西都搬到车上后,再以各种理由向客户要高价,如果客户不同意就不卸车,这样来钱很快。
 
于是,刘晨贤用两个微信号加入了很多“搬家交流群”,在群里“抢活”,没多久,他就在一个微信群里遇到了“老熟人”——李雨泽。
 
李雨泽原本在济南的一家正规搬家公司上班,负责下力干活,后来,他自己买了一辆厢式货车,打算自己干搬家的活,有时候在微信群里“抢活”,有时候有以前认识的搬家公司的人忙不过来了叫他帮忙,有时候是自己的上线给自己联系活,遇到刘晨贤后,两人一拍即合,联手接活,互相帮忙,信息共享,这生意做得是越来越红火。
 
“我微信上有8个搬家群,群里都有‘客服’,有离得近的活儿,我就接一下,我还有个上线‘肖阳’,他一般都会先问我有没有空,如果有空我就去,没空的话他再把活儿转给别人。”据李雨泽供述,“肖阳”人很好,会提示他客户是不是好说话,好说话的他就可以大幅度加价,不好说话的就少加点,碰上难忽悠的“搬家常客”,就少抬价或是不抬价,但这样不划算,李雨泽往往就不接这个单了。
 
李雨泽口中的上线“肖阳”,真实姓名王晓阳,是这种“套路搬”产业链的源头之一。
 
 
 
最开始,王晓阳自己贴小广告招揽客户,用面包车给别人搬家,也算是勤勤恳恳地干活,2018年冬天,他做起了“中间商”,自己在网上打广告,广告的大体内容是“居民搬家、大中小搬家、空调移机,电话:XXX XXXX XXXX”,有客户联系他,他就先和客户在电话里谈价钱,谈好需要搬的东西的件数、大小、距离、楼层、是否有电梯、需要几辆车等。
 
“我给客户的报价一般在300元-350元左右,并且给客户保证这就是全部的搬家费,没有其他费用,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先揽住活儿。”据王晓阳供述,之后他会把客户信息发送到搬家群里,下线抢了单,他就通过微信把客户的信息、联系方式、报价及客户需求发给下线,等下线干完活,会把实际搬家费的20%给他作为介绍费或者说是好处费,至于下线问客户要了多少钱,他从来不管,也控制不住。
 
“‘抢单’的人很多,但我经常优先把活儿派给熟悉的那七八个人,尤其是微信名叫‘猎鹰’和‘司令’的,联系的相对多一些,因为他俩要价最高,很有手段,每次给到我的好处费都很多。”王晓阳说,他对这两个人印象很深,他们大概是2019年夏天认识的,“我听说过,他俩一般到客户家后,见面不谈价格,直接就把家具等物品搬上车,然后坐地起价,或是到了地方不卸车,索要高于报价数倍的价格,我也是有想多赚钱的小心思,财迷。”
 
王晓阳所说的“猎鹰”就是刘晨贤,“司令”就是李雨泽。
 
“认识‘肖阳’后,他大约给我介绍过20多个搬家的活儿,平均每单我能挣到四五百到六七百不等,我给他的提成大概有3000元左右。”李雨泽说,除了‘肖阳’,刘晨贤还会从张新和“小莹姐”那里接活。
 
“小莹姐”本名王雅莹,与张新是夫妻关系。这夫妻二人原本是老老实实做搬家业务,做了大概一年后,张新从刘晨贤那里学来了来钱快的“妙招”,便让王雅莹在网上注册账号,以正规搬家公司的名义发广告招揽客户,顺便冒充客服。
 
 
 
有人可能会问:“这些客户为什么遭遇敲诈勒索却不报警呢?”我们看看受害者们是怎么说的。
 
他们给我们装可怜,说他们都是干活的,不容易之类的话,不管我们怎么说,不先给了那些钱,他们就不给卸车。
 
问他们要发票也不给,知道我们报了警后,他们仗着人多朝我们说狠话,说啥活儿不干了也盯着我们之类的,我儿子害怕他们知道我们的住处,真的找我们的事,民警调解完就算了。
 
说好的800元,一辆车,两个工人,实际来了五个人,装了两车,到新家了跟我说要6000多,我不愿意,这几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说我,现场很混乱,有两个人说话很横,说要是不给钱就把家具拉走,到时候就是两万块钱也拉不回来。
 
我也不认可他们的收费,但是我还有急事,没法跟他们耽误时间,就只能讲讲价认了。
 
他们说自己是干活的,要以干的活定价,不管中介报的价是多少,后来给中介打电话也打不通,给客服打电话就说价格就是这样,具体收费以工人现场实际收费为准,我那些东西都不见得值这个搬家费,但人家说了,就是东西不要了,这钱也得给,我担心报警他们会记仇,万一被盯上,害怕威胁到我和家人的安全,没办法只能付钱。
 
……
 
由于大多人在遭遇坐地起价后的第一反应是上网找客服投诉,王晓阳、王雅莹等人便利用这一点,假冒客服,骗客户说之前定的价格是出车费,不是全部的搬家费用。
 
“或者就说业务员怎么定的价格我不知道,让客户跟现场工人商量;有的时候也会有现场的人偷偷把他们给客户列的收费明细发给我,等客户打电话问我的时候,我就按照单子上的收费标准欺骗客户,让客户误以为现场工人敲诈的钱是合法正规搬家费用。”王雅莹供述称,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配合现场敲竹杠的人,让客户误认为他们是正规搬家公司,敲诈的钱都是按照正规标准收取的费用,让客户误以为这件事就是经济纠纷,而不是敲诈勒索。
 
 
上下线配合,共敲客户竹杠,在这些非正规搬家公司的眼中,客户恐怕就是一只只任人挑选的待宰羔羊。
 
整个“套路搬”产业链上下相互滋养,上线提供的客户信息越多,下线与客户强制索要的价格越高,上线得到的提成也就越丰厚。不少受害者投诉无门,又害怕自己的物品丢失,只得白白吃了亏,碰到个别态度强硬的客户报了警,民警到场后,他们就把价格降低,民警往往也拿他们没办法。
 
其实,稍加分析,便不难发现这伙人的套路:
 
第一步,发布广告,寻找被害人。用低于市场价2-3倍的价格来吸引被害人,与被害人约定价格时不具体说明项目收费细节。
 
第二步,提供信息,转交业务。所谓的“客服”将被害人信息转发给李雨泽、刘晨贤等人,由他们自行联系被害人。
 
第三步,坐地起价,威胁勒索。到场后只字不提费用问题,等被害人的家具、家电等物品都装到车上后,再以“不给钱就不卸货”为要挟,索要高额费用。
 
被害人往往急于搬家,过于相信网络平台,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套路搬”的陷阱里。
 
 
 
8月18日,由济南市长清区人民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刘晨贤等19人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一审公开宣判。长清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对刘晨贤等19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五年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及拘役三个月,并处罚金。
 
 
检察机关指控
 
被告人在搬家过程中,先将被害人的家具、家电等物品装在自己车上,再以不给钱不卸货或者将货拉走为要挟的方式,坐地起价,向被害人索要高于约定价格数倍的搬家费用。采用此种方式,刘晨贤等19名被告人在济南市长清区、市中区等地,交叉结伙作案共计31次。
 
 
检察机关认为
 
被告人刘晨贤等19人涉嫌敲诈勒索罪,其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近年来,套路搬家,坐地起价,市民群众深受其害,深恶痛绝。”
 
长清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王文:
 
“套路搬”不仅直接侵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而且它背离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违背了诚实守信原则,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已经到了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而且也侵害了正规运营的搬家公司的商业信誉,这些犯罪份子以冒牌蚂蚁搬家、冒牌老兵搬家的身份在网上招揽客户,敲诈勒索,牟取暴利,让市民对正规的搬家公司也产生了怀疑。
 
“经过走访调查,济南市搬家行业协会有个济南市诚信搬家服务平台,每一个搬家单位入会之前要签相关入会手续,并提供营业执照和法人身份证复印件。”
 
检察官:
 
正规搬家公司在每一次给客户搬家之前都需要电话联系,协定好价格之后再进行搬家,搬家之前都要跟客户签订合同,不存在在搬家过程中更改价格要钱的情况。
 
但近些年有一些不正规的搬家群体存在着非正常收费的情况,他们通过低价揽活,等到了和客户约定的地方,又跟客户说价格太低,干不了,要加钱,有时协商好价格就搬,协商不好就不搬。“像这种坐地起价搬家的情况也有,我们也收到过类似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都是一些非正规的搬家公司。”
 
济南市搬家行业协会负责人:
 
按照行业协会的计算标准,收完搬运费、拆装费之后,工时费就不应该再计算,如果再收取就构成重复收费;总费用是按照东西数量、里程、楼层、车次计算,不是按照工作人员数量来计算,搬家的总费用不该有工时费;一般来说,按照这种方式计算,搬家费最多也就是2000元。
 
通过本案,希望搬家正规军积极维权,压缩类似犯罪实施空间,搬家行业以及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要坚持合法诚信经营,恪守职业道德,用合理合法的方式获取收入,切不可心存侥幸、钻歪门邪道,以身试法,因小失大,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检察官提醒
 
在选择搬家公司时,一定要擦亮双眼,选择正规的搬家公司,切记不可贪图低价,切勿轻信各种电梯、电线杆、楼梯间张贴小广告上的低价搬家信息,在网站搜索搬家公司时要注意查询搬家公司的合法性以及其他网友的评价。
 
无论是通过何种渠道挑选的搬家公司,都要提高警惕,要求搬家公司提前提供每个项目的收费数额,以及具体的费用明细,明确并协商好具体价格,做好录音记录。
 
一旦遭遇“套路搬”,要第一时间报警,及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切勿因不法分子恐吓、威胁而吃了“哑巴亏”,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
 
(文中除检察官外,其他人名皆为化名,文中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上一篇:搬家在高兴之余,也要注意风水
下一篇:“搬个家一万八”后续来了四方兄弟搬家公司被罚80万

上海强生搬家公司搬家热线: 业务电话:021-66401709 搬家热线:400-820-3629
上海强生搬家公司 强生搬家 强生搬场 copyright@2012 版权所有:上海强生 上海强生搬场 强生搬家公司